PGONE为什么Diss老舅所在的厂牌,谁才是东北王?丨城市图鉴东北篇(上)

原标题:PGONE为什么Diss老舅所在的厂牌,谁才是东北王?丨城市图鉴东北篇(上)

黄山姱唠电子有限公司

大伙久等了,第十一期说唱重镇图鉴,咱们来闯关东。

东北,白山黑水,沃野千里。松花江流域的捣衣声冲刷着市井的喧嚷鼓噪,龙王塘的早樱襟飘带舞地落在了象牙山下,如果说永强们与刘英们的爱情故事赓续了东北人不怎么浪漫的喜庆,那么乔四和范德彪等狠人的存在,便让关东这片土地上弥漫着黑道风云的色彩......

但,东北人不是黑社会。

“人们都说俺们东北特产是黑社会,我说老铁要是这么说那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《东北人不是黑社会》,这首歌发行于本世纪初,歌手的名字叫陈旭,虽然老套的说法早该如台式电脑一般被淘汰,但他当年的另一首“网络神曲”,一定曾刷屏过你的QQ空间。

请你不要再迷恋哥

哥只是一个传说

虽然我舍不得

可是我 还是要说

你不要再迷恋我

我只是一个传说

我不曾寂寞

因为有你曾陪着我

——陈旭《哥只是个传说》

请你不要再迷恋哥

哥只是一个传说

虽然我舍不得

可是我 还是要说

你不要再迷恋我

我只是一个传说

我不曾寂寞

因为有你曾陪着我

——陈旭《哥只是个传说》

在那个用XP系统的flash动画炮制MV的“火星文时代”,东北说唱中最早的那批OG便就此来过,像是说唱团体shift6,畸形儿最初的团队十三嘻哈组合,MC和尚,以及哈工大的高材生 菲尼克斯等等等等。

MC和尚因为小老虎在battle时的一句 “东北说唱都是脏*”而出了一首《我爱北京》,diss了咱们在“北京篇”里提到过的所有rappers。

相比之下,费尼克斯就显得不那么激进,《中国有嘻哈》总决赛播出后的第二天,费尼克斯只是淡淡地发了一条微博: 十年前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。

而除此之外,那几年在东北,还涌现出许多红极一时的说唱歌曲:葡桃的《大连站》,郝雨的《大学自习室》, 沈阳小伙狂喷小佛,以及东北说唱的第一首diss:小驴Tommy的《十元人民币》。

小驴出这首diss的原因是自己的另一首《五元人民币》被别人盗用了。《十元人民币》用了阿姆《The Real Slim Shady》的beat,如今,十几年过去了,打开云村,在姆爷这首《The Real Slim Shady》的评论下面,映入眼帘的第一条热评,竟是关于《十元人民币》的——这足以见其影响之深。

时过境迁,他们有人去了海南,有人成为了公务员,那一代的东北说唱OG早已不复当初,换了舞台,那个舞台,叫做生活。而那一代的东北说唱往事,也由于年代的久远和影像资料的匮乏丧失了原有的风流,于是这里也不必再过分追叙。

但在他们的后辈之中,以及后辈的后辈之中,有这样两位rapper,论画质,他们从240p的优酷battle视频,走到了4K的有嘻哈和新说唱的录制现场,而他们彼此之间的轶事,也随 着各自的大火再一次被人们发掘——这是好事,也是坏事。

(老舅当年回应PGONE的专访)

《野狼disco》出圈了,陈伟霆用实实在在的粤语为老舅助阵了Hook,让人觉得,关东与港片经典的距离,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遥远,可老舅却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老舅。

因为《野狼disco》里的一言一行,是那个时代的老舅们和范德彪们,用着支离破碎的港式片段,校对出来的一锅东北大乱炖。

而当这匹野狼从所谓的伤痕文学,和复古粗粝的蒸汽回忆中再次走来,它戴上了主流的项圈,一路回首着五彩霓虹下的东北空壳经济,在“土味投机者”的诟病中,变得开始“直立行走”。

让我们把台历向前翻到工人们集体下岗的那几天,看看又一段的东北说唱往事为何会像台历上的封面女郎一般,让人念念不忘。

东北的九十年代是董宝石的童年时代,是工厂工人集体失业、下海经商的年代,亦是属于disco与歌舞幻象的时代。

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这是最坏的时代。”对于当年周遭到的一切,宝石在后来的一首歌里这样描述着。

一切就好像东北题材电影《钢的琴》开篇,作家黄莹莹说:城市里那两根大烟囱就如同董宝石身上脱不下的皮大衣,远远望去,它挺拔、出挑,如同一座城的光鲜门面,但走近一看便知,工厂早已不再运作,废弃、黑黝黝的钢铁车间沦为空洞的躯壳,只有烟囱,成为过去那段热火朝天日子的回忆。

经济的不景气一直持续到了董宝石的高中时代,也终究是蔓延出了精神上的反抗与求索。2003年,长春二中两个相邻班级的走廊上,两个高中生一下课便会到此讨论着摇滚与窦唯,他们一个是宝石, 另一个,叫莲花。

宝石说:“我年轻时听窦唯,所以什么都不在乎。”

但最后,可能是因为不擅乐器,也可能是因为hiphop带来的乖张与叛逆在当下显得更为“高级”,宝石最终还是选择了说唱,并和莲花一起组成了说唱组合,禅。再后来,购车又成立了吾人族。

照片上的五个人从吾人族演变成了厂牌吾人文化,而董宝石也换了个新的名字。

那是在董宝石的某次模仿秀视频后,有人私聊宝石:老铁,我想跟你学说唱。宝石问他多大,他说在念高一。

宝石寻思着:差辈分儿了,我都能当你老舅了。

于是,董宝石也由原来那个珠光宝气的名字换成了一个新的,充满蒜味儿与大碴子味儿的aka:你的老舅。

老舅模仿秀

2007年,宝石拿到了长春唇枪舌剑freestyle battle的冠军,前往西安上大学,在西安,老舅结识了MAI与夜楠,三人组成了咱们西安篇里的不可不提的前戏:西安说唱团队 XAER。

这里简单说下Mai,其实Mai当时也是吾人文化厂牌的成员,但因为在长春电视台的某职位无望而闯出东北发展,至于Mai神与红花会的邂逅,以及弹壳的那句“红花MAI神,没他会沉”,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其实Mai神,并不是唯一一个联系起吾人文化与红花会的人——而另一个从吾人文化到红花会的东北裔rapper,也马上要出场了。

2011年,吾人文化发行了专辑《吾人归来》,而那一年的赵雷也摆出一张《赵小雷》。面对风卷残云的东北浪子和平庸美好的南方姑娘,人们确实更愿意随民谣的人间烟火飘向南方,关东说唱不知不觉间陷入疲软——但别急,因为在这前后,一种叫yy语聊的形式也在网络上悄然兴起。

有的人用它打英雄联盟,有的人用它进行freestyle battle。

也有人,游戏也打,说唱也做,并将LOL里的词汇演变成了battle场上的punchline。

在yy上积累了一年的经验,PG ONE决定去线下实战,2012年的Iron Mic如期而至,PG ONE作为大连站的冠军南下武汉参加全国总决赛。 那天,PG ONE在武汉见到了yy上的一个网友:红衣贝贝。

谁说yy就必须烂

他们抨击我就继续干

钻石阿隐诉人还有PG ONE

——贝贝Demo

谁说yy就必须烂

他们抨击我就继续干

钻石阿隐诉人还有PG ONE

——贝贝Demo

Iron Mic败北的一年后,PG ONE又参加了东北本土的freestyle battle“问鼎关东”,“问鼎关东”的主办是吾人文化,而那几年的吾人文化,可以说是东北最有影响力的说唱厂牌。

有些单枪匹马的PG ONE自然想要加入进去。

PG ONE用蝉联两届“问鼎关东”的实力作为诚意,然而吾人文化却不为所动,反而签约了两次输给PG ONE的刘贾男。

虽然PG ONE最终还是加入了吾人文化,但反倒成为了日后辛巴攻击的“黑历史”,而且被签约吾人后的PG,像是被雪藏似的,迟迟不能发歌。本来就有些不忿的PG ONE选择了鲁鲁修的叛逆,和宇智波佐助的黑化。

PG ONE有些开始后悔下注了。

2015年,还在吾人旗下的PG ONE擅自发了一首歌,没有点名道姓。

bitch背后在搞我 不能代表我

老子东北三省公认的代表者

——《So What》

bitch背后在搞我 不能代表我

老子东北三省公认的代表者

——《So What》

与此同时,PG ONE还被老对手加入吾人文化的刘贾男diss了。

PG ONE 那一次理所应当地diss back了:Fxxk刘贾男。

19年PG对辉子diss back时的那句 “宝刀被我放置四年利刃还未老”,便指向此处。四年时间,battle mc玩起diss来,果然还是狠的。

其实,那几年的PG ONE在东北的说唱圈并没那么熟络,或许是因为坚持不用东北话说唱的他在圈子里像个异类,又或许是家庭和性格使然,在一次演出时,PG ONE被撂到后台。

但索性,除了 “回头发现站他身后的一直是他的母亲”以外,PG ONE还结识过这样两位帮助过自己的挚友:一个是东北的说唱OG,隋一S1,另一个,咱们都知道—贝贝。

2015年,PG ONE受网友贝贝的邀请参加了干一票。

而那天和PG ONE一起来到西安的,还有李根、AAA、僵尸、金熙宇、小安迪、山鸡、辛巴、小车、丸总、毕冉、诉人等各个赛区的冠亚军。

2015年干一票的精彩程度甚至超过了同年的Iron Mic和地下8英里。其中,关于一个戴着小红帽、穿着军大衣、踩着小红鞋的人猜韵脚的事,就是下一期的故事了。

东北篇(下)预告:

PG ONE的三次 number, PG ONE的三种人生 ;

弹壳直播回放丨PG ONE和红花兄弟们......

去年年底,PG ONE在“众叛亲离”时,还有这些homie们统一战线 :OB03,吵醒邻居......

丨 丨丨丨丨

丨丨丨丨

杨和苏被喷在《新说唱》夺冠是耻辱!法老和Buzzy可不答应了!

从《新歌声》首轮被淘汰到官宣加盟《我是唱作人》,GAI终于圆梦?

说唱圈丨Melo甩出Boombap耳光,各路Diss大乱斗,闪火派克特搞战术,寒王GIAO进军说唱圈?

.

.

01

3月19日,盛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盛视科技”)即将上会,其欲登陆中小板。

新京报讯(记者 戚望)北京时间3月8日,记者从斯坦福大学官网了解到,受到加利福尼亚州新冠病毒疫情影响,位于旧金山湾区南部圣克拉拉县的斯坦福大学将于3月9日取消面授课堂,冬季学期剩余两周的课程将改为在线授课。斯坦福大学学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,称收到了学校发来的取消面授课堂的邮件通知。

作为一个在北京搬砖的人,几乎每天有1个多小时的时间是在地铁上的度过的。风叔比较喜欢在地铁上听听书来打发时间,不过地铁与铁轨摩擦的声音很大,有时候即便我把音量调到很大也听不清声音,大大降低了听书质量。而且,一旦地铁上的噪音小了些,就要赶紧调低声音。来回调大、调小声音是真的很麻烦。风叔急需一款降噪耳机,让我好好享受地铁上的时光!这不,最近体验了击音K5无线降噪头戴式耳机,感觉还效果还不错,就赶紧给大家推荐了。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彭山县妥仟汽车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